©柠℃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尓豪X依萍】改行迁善(重生文)01

写得不好,B站上先更了四章,每章大概2500多字,更得很慢。tag打得有点多,希望有更多人能看到并产粮(,,•́ . •̀,,)


01

         “爸!”她从人群中挤进来,“爸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陆尓豪回头,此刻出现的女孩子渐渐面露慌乱神色。“是不是我又闯祸了?”她小心翼翼地问,“我做错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 接着,又慢慢走向自己的父亲,说道:“爸,我错了,你……你不要生我的气,我错了,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陆尓豪自这个女孩子出现后,目光就一直跟随着她,不禁喊道:“可云!”

        被唤作可云的女孩回转身,突然双目大睁,目光涣散,颤抖起来,秀眉紧蹙,呼吸急喘,一脸诧异,“你要做什么?你是谁……你是谁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是尓豪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句话犹如闪电,劈向可云,她惊恐地抱住脑袋,扭头跑向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,你打死我吧!”她抓住自己父亲的手臂,颤抖的身子慢慢向下滑,“是我错,是我坏是我不好!你给我一枪吧,饶了我的孩子……啊?给我一枪,饶了我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可云,快起来。”其父李正德心如刀绞,赶忙扶起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 可云五官拧在一起,面色痛苦,不停摇头,像是想起了什么般,呼喊着“谁来救我!火,火在烧我”。李正德看着自己的女儿这般模样,极其心疼却又不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可云!”

        “火!火!好大的火!”可云像是被困在一团火里,不停地呼救着,“火要烧死我了!救命啊!救命啊!救命啊……”她挣开父亲的手,又往河边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可云!”李嫂也担心着女儿,与李父一齐追上可云,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 “放开我!我求求你,放开我……”尓豪一脸茫然地看着这番情景,“我要去救我的孩子呀!你放开我。看!好大的火,就要烧到房顶了!放开我!”

        在一旁看了许久的依萍书桓俩人也跑上前去,希望能叫醒可云。

        “玉真!你快去拿绳子来!快去呀!”李正德着急地朝妻子喊道,李嫂便朝家门跑去,其中一位围观的邻居顺手拿来绳子,递给李嫂,李嫂道过谢后又跑回女儿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老天不惩罚我——要惩罚我的孩子!”可云悲痛地喊着,尓豪还愣在原地,无措地看着正深受折磨的可云。

        可云却突然跑到尓豪面前,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领,说完“狗尾巴草的戒指”,便一直重复着“一个给你,一个给我”了。尓豪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个疯癫的女孩子,不敢相信她就是那个与他分开了六年的李可云。

        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,十几岁的陆尓豪和李可云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他们在河边你追我赶,累了就席地而坐,草地上有许多狗尾巴草,尓豪拔出两支,在可云的目光注视下编成一个小圆环,编好两个后,他看向面前笑着的可云。

        “狗尾巴草的戒指,一个给你,一个给我,这样——我们就算结婚啦~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一个给你,一个给我……一个给你,一个给我……”陆尓豪听到被捆住的可云依旧不停地重复念着这八个字。他无助地坐在方桌前,困惑得不得了,房间里突然没了声音,书桓让依萍进去看看需不需要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 可云正被父母强制喂药,依萍进来后却不忍心直视她。看着吃完药大口呼吸的女儿,李嫂开始追问李父状况,又苦又急的李正德将可云发病的原因怪在依萍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她怎么可以这么做!她怎么有权利这么做!”

        李嫂叫住了他,将原因归咎于他自己的情绪过激,门旁看着他们的依萍内疚地低下头,而可云又嚷嚷起来,开始念着九九乘法表。

        门外的尓豪听到这些,心里诧异又纠结,他想起小时候自己偷来一块蛋糕去找可云,非要她背全自己教她的九九乘法表才会给她蛋糕。这些回忆令他看到这般样子的可云十分痛苦,依萍从房中出来,快速来到尓豪身边,看着趴在桌子上的陆尓豪,她重重地推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可云好惨哪……都是你!”

        尓豪回头看她。

        “都是你把可云毁了,都是你把可云害成这个样子的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我不知道她为什么,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……”尓豪对现状摸不着头脑,他的表情语气令人感觉无辜又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 “因为六年前她怀了你的孩子……”尓豪震惊地看向依萍,“所以李副官才会离开陆家,后来她生了个男孩,也就是你的儿子——才活了一岁多就死了。”尓豪转回身,满脸的不敢相信,“后来可云就变成你刚才看到的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站起来面对依萍,满脸是汗,“不会的,我从来……我从来都不知道——孩子!什么孩子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回去问你妈!她是个欺上瞒下的专家,为了帮你掩饰,为了逃避责任,她赶走了李副官一家,这些你当然都不会知道,因为她是一个能干的帮凶!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!你胡说……你没有证据!你简直是在胡说!我不相信……我不相信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    “可云……可云她早就走了!她到广州去嫁人了!他们走得无影无踪的!她连一封信都没有写给我!”尓豪想到可云离开后他苦苦地等痴痴地盼,却依然没有盼到她回来,思念令他魂不守舍,背叛使他慢慢变得游戏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 “依萍,你就饶了他吧,他对以前的事显然一点也不知道,你就不要刺激他了。”书桓看不下去自己的好友似乎正处于崩溃边缘,开始劝导自己的女友依萍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刺激他……他把可云害成这个样子,难道不应该受点刺激吗!”依萍有些不悦地反驳书桓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没有害可云!我……我没有……”这些事情性质太过于爆炸,尓豪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难道你也不记得你跟可云好过吗?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 依萍看着他,兄妹二人目光对峙,尓豪此刻根本不堪一击,他败下阵来,又坐回桌边,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还有脸进来!闹成这个样子你们还嫌不够吗?”李正德此时来到他们身边,语气忿忿,“依萍小姐,我对你够尊重,你为什么要害我们?”

        尓豪见李父出来,立即起身到他身边,追问道:“李副官!李副官,请你,我求你告诉我,可云她不是我害的,不是我,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什么!”李正德揪住尓豪的衣服,“你把我李正德的女儿看成是什么东西!不是你?不是你难道还有别人!陆尓豪,我老实告诉你,当年如果不是看在司令大人的份上,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    话落后尓豪被推倒在桌边,依萍略有些紧张,视线从尓豪移到李副官身上,李副官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五年来,我李正德忍辱偷生,你居然说可云不是你害的!”李嫂也跟着说了几句,“尔豪少爷,做人可要有点良心啊,我们可云为了你病成了这个样子,她是有苦无处说呀!”

        尓豪表情十分痛苦,然而李嫂的话还未完。

        “孩子死了她的心也跟着碎了,你要再说她有别人——你未免太欺负人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 此时陆尓豪的心防已全然击溃,他承受不起这样的真相,他自称天不怕地不怕,可对这感情上的繁复事,他惧怕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……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!”他大声朝李父李嫂他们喊道,便逃离了李家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尓豪!”依萍和书桓一齐喊道,书桓欲追上他,却被李父拦下一通说教。

        陆尓豪神情恍惚地走上街道,与可云的过去在他脑中越来越清晰……

评论(1)
热度(12)

常年努力脑洞却难以产粮的柠℃
随缘排位,第五人格ID:王六散
只要戳我点,BLGLBG我都嗑੭ ᐕ)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