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柠℃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尓豪X依萍】改行迁善(重生文)03

感觉自己语言逻辑好差


03

        “心萍,听你妈说你学钢琴已经学得很不错了,今天你能表演给爸爸听吗?”陆振华温柔地看着自己最喜爱的女儿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可以!可是爸爸,钢琴在妈妈住的房子里,一时半会儿送不过来,我可能要晚些弹给您听了。”心萍今日心情高涨,却因为对爸爸的请求不能及时满足而小小内疚了一会儿,然而陆振华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:“好哇,可是今天爸爸给你准备的礼物你还没看呢,你能猜到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 陆心萍想了想,突然雀跃起来,笑着回答:“是钢琴!爸爸,你要送我的生日礼物是钢琴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欸,猜对了!我的心萍真聪明!”陆振华牵起女儿的手,带她来到被红布遮盖住的钢琴旁边,“爸爸对音乐一窍不通,我知道你从小就弹钢琴,家里的钢琴你弹了七年,所以爸爸就想着送你一架新的,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    说完,红布被掀开,崭新的钢琴暴露在陆家人眼中,王雪琴暗自感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 “真好看的钢琴,爸爸,我现在可以弹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,你想弹什么就弹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 陆心萍刚要坐在钢琴前,就被雪姨叫住,“等等!”

        王雪琴笑弯了眉眼,语调轻快,“老爷~其实我今天也有给心萍准备礼物——以往总不知送些什么好,今年哪哈尔滨新开了一家裁衣店,好多人去,心萍今年十五,也是大姑娘了,我看他家的衣服不错就特地让人给心萍订了一件旗袍,你说巧不巧,正好心萍生日这天做好了。”说着并让下人将衣服拿来,是正红色的旗袍,上面绣有十五朵粉白海棠,也是金线勾的蕊。

        “老爷,何不让心萍换上这件新衣服再弹呢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心萍,你觉得怎么样?”陆振华还是先问了心萍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,这件衣服真漂亮~我想换上看看。”心萍笑着接下衣服,“谢谢雪姨。”去后屋换衣服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傅文佩过来给老爷倒了杯茶,留依萍和尓豪如萍兄妹俩玩。

        “姐姐你叫依萍?”“依萍你喜欢什么啊?”“我们可以一起玩吗?”“依萍你怎么都不说话呀?”如萍热情地向依萍搭话,却毫无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 她索性拉住依萍的手,跟她撒娇:“姐姐我想跟你玩嘛~”

        尓豪看着年幼的依萍,想象不出小时候的她如此话少,“你知道我们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她呆呆地站着,没什么反应。陆尓豪有点不确定这个妹妹刚刚是否还叫过自己哥哥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如萍!我叫如萍!这是我哥哥,陆鹅豪。”如萍对于这个姐姐很是热情,尓豪笑着,拉过依萍的手,在她的手心里写上“如萍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如——萍——”他拖长音慢慢地念如萍的名字,一遍又一遍。依萍困惑地看着尓豪,最后开口,说:“鱼——庭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 如萍躲在尓豪身后憋笑,尓豪无奈地看着依萍,叹了口气,自嘲道:“我这个笨蛋,根本不是带妹妹的料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笨蛋……哥哥。”依萍好像终于弄懂了什么,开心地说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 陆尓豪震住了,他装作很生气地瞪了依萍一下,依萍反而笑得更欢。

        “依萍~”如萍趴在尓豪身后,笑着问她,“你为什么和尓豪比较熟的样子啊?”

        尓豪困惑地看向自己的妹妹,依萍也迷茫地眨着眼看如萍,如萍害羞突然转移话题,说:“依萍,我妈妈给我买了一本连环画,你要不要看~”

        依萍听懂了这句,乖巧地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 陆尓豪见俩个小女孩已能聊在一起,便移开目光,往周边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,心萍已换好新衣来到厅前,红色映得她脸庞红润,陆振华眼神一亮,笑迎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妈妈,爸爸,好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真好看!你适合穿红色!文佩你说是不是。”陆振华笑得开心,傅文佩也在旁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 心萍羞涩一笑,道:“那今天我就用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给大家弹一首《往事难忘》,今天是我生日,也是我妈妈生下我的纪念日,这首歌也送给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 心萍坐到钢琴前,抬手打开琴盖,手指开始在琴键上悠悠飞舞,她跟着琴声开始歌唱——

        你可记得三月暮初相遇

        往事难忘 往事难忘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尓豪听到这首歌,想到方瑜,他有些想去见她,但现在的方瑜还只是一个小女孩,她在上海长大,而他在哈尔滨。

        他又想到可云,他不再像以前那样粘她,但是她又那么弱小,她聪明,是副官的女儿,却只能在陆家当个干杂活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    陆尓豪心里被这首歌给感触了,心萍弹得很动情,她笑着面对爸爸和妈妈,眼里装满了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 王雪琴在一旁咬牙切齿,尓豪因为母亲骗他可云去广州嫁人的事与她有些疏离。他转过身,看到自己的妹妹——如萍专注地望着依萍,而依萍盯着自己的姐姐,嘴巴一张一合,跟着她哼着歌,词唱的不清楚,但是哼的很好听。

        如萍似是崇拜她,满脸笑意,尓豪温柔地笑着看她们。如果依萍和佩姨没有离开陆家,如萍没有和依萍喜欢上同一个人,那么如萍可能会很喜欢这个姐姐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妹妹温柔可爱,他不懂得引导,反而赌气般让她和依萍抢男朋友,越陷越深,因为爱而不得弄得痛苦心碎……自己真是糊涂!

        处在这个环境的陆尓豪突然发现,他似乎一直有些小孩心性,好在现在经历的与记忆中的有所偏差,未来有可能改变,他想是这样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往事难忘不能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一曲完毕,心萍放下手,她吸了吸鼻子,眼带泪光的看着母亲,傅文佩回以微笑以资鼓励,陆振华想到些往事,伸手揽住了文佩,夫妻俩人头倚着头,画面十分温馨。

        “嗨呀~”雪琴上前牵住心萍的手,夸道,“真巧的手啊!歌儿也唱得好听~让我想到我年轻的时候,也喜欢唱歌儿,姐姐真是生了个好女儿,让我也喜欢得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九姨太这么说,倒是才发现心萍小姐和您有几分相似呢,性格也像!俩人站在一起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母女。”突然一个下人接话。

        一屋子人静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 “真是会开玩笑~”王雪琴脸上笑意还未褪,“当初姐姐已有了心萍时我才刚嫁进陆家,生下的尓豪还比心萍小七岁呢,对了,尓豪也大了,开始上学了,你们姐弟应该有的聊。”王雪琴说完,让尓豪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 陆尓豪磨磨蹭蹭地走过去,心萍很热情,先问了声好,尓豪也回了句问候。

        “想不到你还挺害羞的,以前我生日总不曾见到你,今天见到了反而有些不敢相信了,你的相貌也出落得好,有爸爸和雪姨的遗传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尓豪听到她的夸赞,回道:“心萍姐客气了,尓豪今天来这一回才知道以前错过了什么,心萍姐钢琴弹得真好,唱歌也好听,而我五音不全,童谣也唱得走调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也许是我经常听到妈妈唱安眠曲给依萍吧,耳濡目染。”心萍语气柔和,“依萍也喜欢音乐,总是跟着我哼歌,等她大些了,我们可以一起弹琴。”

        尓豪点头附和,俩人浅聊几句心萍又回到父母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 依萍还和如萍待在一起,尓豪发现,尽管佩姨和心萍爱着依萍,却依然不自觉地冷落了她。父亲对女儿的爱几乎全给了心萍,依萍不被他重视,佩姨是位比较依靠丈夫的女子,她温婉贤淑,却缺乏做两个孩子的母亲的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 年幼的依萍怕生,性格也不活泼,与人交流的少,说话便比如萍差些,幸好两个孩子和得来。尓豪看着她们,觉得这是个良好的开端。

评论(6)
热度(16)

常年努力脑洞却难以产粮的柠℃
随缘排位,第五人格ID:王六散
只要戳我点,BLGLBG我都嗑੭ ᐕ)੭